南笛北音

身无长物,戾气满怀

禅达记事(二)

         今天的天气很好。  

         缠绵数日的淅沥小雨在清晨悄然停息,树杈上的绿叶缀满了丰盈的露水。日光透过渐散的薄雾,碎在了无数透明的小镜子里。不远处传来婉转的鸟鸣,一只橄榄色的鸟儿扑棱棱飞走,像是画眉。    
        
        我一时愣神。四川也有很多画眉。禅达多雨阴湿的气候,也像极了四川。我不止一次产生错觉,以为自己回到了阔别多年的故乡。
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一个提着饭盒的士兵经过我,停下来向我敬礼。有些脸生,尚有稚气,想是个新兵。  
   
        “报告,给团座送早饭。” 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我望了眼紧闭的房门,微微皱眉。
   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你总是这样不爱惜自己的身体。

        “快中午了,怎么现在才送?” 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心中已了然,却还要明知故问。声音放大了些,估摸着屋里能听到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板着脸,不待回答厉声训斥:“送个饭这么耽搁,怎么办事的!团长一日早中两餐,现在早饭当午饭,是不是午饭就免了,你也少跑一趟?嗯?”  

        士兵有些慌乱。我心中泛起点愧疚,却不改面色。他嗫嚅着要辩解,被我一个眼神压住了。我飞快瞥了眼屋子。还是没有动静。我又放大了音量:     

            “全团上下大小事宜,团长事必躬亲。团长一天只睡四个小时,为了全团惮精竭虑,每日两餐已经实在勉强。现在连早餐都免了,身体怎么撑得住?团长他…”     

        “我让他现在送的。” 他的声音有些嘶哑,夹杂着几分不耐。稍停一下,又说:“张立宪,进来。” 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我推门而入,将饭盒放在桌上,尽量言简意赅:“团座,您趁热吃吧。” 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他背向我站立,面向那幅滇缅地图。

       我明白他的痛苦与纠结。缅甸战事不利,我军连败。眼下奉命入缅作战,可全团堪堪不到半个团的兵员。这几天,他累坏了。

       他叹了口气,转身注视着我。    

       他的眼睛长得挺幼态,圆圆的轮廓,下垂的眼尾。平时总像两汪寒潭,透着一股肃杀之气,让人生畏。  

        可总有例外,比如此刻。春日已至,潭上薄冰也当消融。春风微拂,潭水也撩拨起柔情。他嘴角上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,简直称得上温柔。 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我的心猛跳一下。 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“劝我吃饭直说,何苦为难个新来的勤务兵?”

         我… 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我容易吗我! 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我深吸口气,把涌上喉头的无数怨念咽了回去,却还是忍不住腹诽:  这几天你忧心兵员补充烦的不吃早饭,哪回不是我苦口婆心劝你,哪回不是我话没说完你就不耐烦叫我出去!今天我好不容易逮着机会拐弯抹角劝你,你还,你还还还… 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“院子里大呼小叫,又是一通马屁,可不讨厌?”顿了一下,“换了别人,早叉出去了。”   

         我呼吸一窒,心虚般低头不看他含笑的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 他总有办法,把再平常不过的话说出调情的意味。可又隐藏的那么自然,令人无迹可寻。若想执意追究,又显得是我心中有鬼,心怀叵测。

         于是我备受折磨。在每一句模棱两可的话里,每一个暧昧不明的表情中,每一次有意无意的身体触碰时。

        一头是绝望的万丈深渊,一头是飘飘然的极乐之地。焦灼的心是空中欲坠的风筝,我颤抖着紧紧盯着风筝,不知它要落到那一头。我以为我会很快知道,可是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 十年过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 风筝还在空中。

        我也许该放弃。闭上双眼,别看了。

        可我无法淡然处之。永远,永远做不到。
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

禅达记事(一)

嗯…随便写写…
  
        这是禅达难得的晴天。

        我懒懒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下,双眼穿过空气中飘浮不定的尘埃,直直对视锐利的日光,带着点挑衅的意味。不到三秒我便狼狈地缴械投降,眯上了刺痛的双眼。

         鬼知道我为什么流了一滴泪——大爷的,我心中暗骂,若无其事地在脸上挠痒痒趁机拂去泪痕,一边偷眼瞧院里的其他人。

        李乌拉僵尸般蹲在角落里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    阿译长官忧郁地靠在柱子上目视远方,嘴唇翕动着,像是在唱那支令人毛骨悚然的歌。躺椅上悠哉悠哉的迷龙突然皱起了眉头,把眼一瞪然后一跃而起:“老子他妈没死呢你嚎什么丧?再唱我削你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我幸灾乐祸地看阿译满脸委屈,悻悻闭了嘴。我微微偏头,被兽医直勾勾瞪我的眼神吓得一哆嗦,一瘸一拐走到院子阳面,抖抖一身的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    “烦啦,你哭撒捏?想家咧?”兽医在我身后絮絮地说,引起院里一群溃兵的哄笑。

        不辣咳了咳嗓子,驼下腰拄着傻笑的豆饼当拐棍,压低声音一脸沉痛:“我儿烦啦,你哭撒子,你要是受了委屈难受,给爹说,爹给你买糖吃,啊?”人群一阵大笑,惊的李乌拉都抬起了头,迷茫地望着我们。

        我气结,咬牙切齿地盯着兽医。兽医一脸无辜,嘟囔着:“额还不是关心你么,你看看你,跟盯仇人一样瞅着额…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小太爷也是好心呐…”我伸伸懒腰,抻的骨头咯嘣咯嘣响,不怀好意地瞅着疑惑的兽医。

        我走进,兽医睁大了他圆溜溜的眼睛,警惕而戒备。我扑哧笑了随即绷紧了面皮,作严肃状:“我老孟家世代行医,小太爷乃第三代传人。幼读医书,十岁坐堂,男女老少,治愈无数。可今儿瞅着您已是病入膏肓回天乏力,这心里苦啊,眼睛酸啊。”我一本正经的胡诌:“面色蜡黄,肝脾失调。眼圈乌黑浮肿,血液不循环。浑身乏力,气血亏虚。”我敏捷捉住兽医即将戳到我脸上的手,细细翻看:“哎,还有一个,指甲有纵纹,神经衰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兽医气呼呼地瞪我,我忙说:“您甭急眼。您这病气不得,越气死的越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我咦了一声,恍然大悟状:“这禅达城依山傍水,是块埋人的好地儿。您要能死这儿,怎么着也不算亏。可惜就一点,日本人天天儿地朝这轰炮,保不齐您呐身子还没来及孵蛆,骨头就炸成末儿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兽医一脸不信地笑了:“你这娃娃就会唬人。你连你那条烂腿都治不好,还装神弄鬼咒额死。额给你说啊”兽医悠悠叹了口气:“额是一定要埋回西安滴。这禅达一年到头老下雨,额骨头都潮的长绿毛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我还想再损兽医几句,不辣先欢快地叫了起来:“烦啦,你过来给爹号个脉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小太爷行医有规矩,只坐堂不出诊。”我头也不回,“您算什么呀,也想坏规矩。您打盆水照照您那穷馊样,叫花子都比您气派。别买糖了,省下俩子儿,说不准还能攒下钱把枪赎回来。”眼见着不辣骂着“王八盖子滴”一边冲过来,我拖着自己那条残腿,往边上轻捷地一跳,准确无误地躲过了这个湖南佬的一脚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我得意地转过身来,恶毒地补上了一句:“甭说做别人的爹喽,您这样的,当便宜儿子都嫌磕碜没人收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烦啦你这犊子嘴咋这毒呢”迷龙嚷嚷着。

        “唉…瞎子狠瘸子怪,聋子多疑哑巴坏。烦了腿残了,不奇怪。”兽医慢腾腾的,语气平淡,几乎让人忽略掉他报复的意图。

        蛇屁股突然很愤怒:“饿死了——什么时候开饭啊!”

        他吼的声音很大,中气很足,只是可爱的广东口音已过滤掉了大部分怒意。因此,被针对的找食组组长阿译与副组长孟烦了无动于衷,置若罔闻。

         但装聋作哑并未持续太久——十几双饿狼般的眼睛汇成包围圈,一步步逼近我和阿译。饥饿是腹中冬眠已久的凶兽,蛇屁股的控诉是第一声春雷,惊醒了所有人沉睡的欲望。

         阿译惶然,搓着手向我投来了求助的目光:“烦啦,咱们…”

        我乜了阿译一眼,自顾自走出了收容所大门。